뙛첑敧虎䵏�콾孏

一个轻脆的声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拿起外套正准备出门时;喀滋喀滋,是我的室友小吴在吃孔雀香酥脆,我踏出大门,屋内的景象随着关门的弧度缩。

关门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将门关上;

我只是喜欢吃成的罢了。

"我吃了一惊,

早餐吃一包饼干未免太可怜了!

我看见小吴在洒东西;转开门把,洒什么?是胡椒粉,我双眼凝神一看,好奇心驱使着我打开大门走向小吴问道:"小吴。你干什么洒胡椒粉啊?""没什么呀?人家说早餐要吃的像国王一样嘛。没那么穷吧!""这是你的早餐。"对呀!只能忍耐一下了。妈妈给的钱不。

"语毕,

比我还穷,

我想起之前的打工地点,

小吴将整包倒入口中,想不到竟穷成这样。随便啦!会营养不良的。不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老板人还不错,回头问问小吴要不要趁假期打打工好了!在超市,"打工,"小吴摸着下巴思索着,几秒后。他双眼有神地看着我;""嗯,"管饭吧!"就在小吴第一次上班的那天,小吴的姐姐因为酒驾出车祸离开了人世,不幸的事发。

吴妈妈叮嘱小吴不能吃肉,

这样姐姐才能到西方极乐世界,

小吴听完脸一垮,

连平日川流不息的车阵也不见影,

太阳西沉,家里来了几位高僧诵经念佛,渐渐接近上班时间,小吴不得不去上夜班,出门前,必须吃素七七四十九天。他最讨厌吃菜了。不过毕竟是亲人,既然妈妈都说了只好照办!这天适逢除夕夜,夜里没什么客人?小吴的工作进展飞快,小吴拿着塑胶带正在处理熟。

十二点一到便要将商品撤下来换上新的。汉堡包,关东煮好香!好想吃,可是我要吃素小吴闻着阵阵香肉气味;口水只能吞下肚。小吴看了眼手中的食物。喃喃自语。右手抚摸着热狗。"好!

里头白嫩的汤汁浓稠地流出;

似乎有着微小的啜泣声若有似无地从袋子里发出。

他双手用力一挤。好想吃"但妈妈的话小吴没忘,不停搓挤着袋中的食物。挤烂你们,吃不到就毁了你们,德式香肠被挤到肚破肠流,夜里陪伴小。

咖哩牛肚炒面,

只剩广播的声音。听着DJ说现在已经三点了;可小吴什么都没吃?这天他睡到下午为的是上夜班时养精蓄锐,小吴走进冰库搬运饮料,冰库里头存放着今日撤下来的盒饭,有鸡腿油饭,活力旺鸡排,鲍鱼。

每样看起来都可口至极。小吴手里拿着鸡排。不断抖着,好想吃,好想吃啊!肚子发出咕噜声。但小吴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着白开水充饥;除夕夜,离下班只剩一小时了,角落里,夜深。

传来一声喜悦的惊叹!这个可以吃;嘻嘻"喀滋,喀滋喀滋,还要加胡椒粉。真好吃!嘻嘻嘻!

近在咫尺时踩到了什么?

发出了声响;

早班女店员到店准备交接班,一进来便见到小吴背对着她像是在吃东西,轻脆的声响;喀滋"吃早餐呀!这么悠闲。吃的什么?"此时女店员眉头一皱。"什么味道?"女店员慢慢走近。

女店员低头,

见水面上产生了一波涟漪,映照出她清秀的脸庞及笑嘻嘻地吃着早餐的小吴;"这水。啊"女店员惊声尖叫着跌坐在地上;小吴正吃着自己的右手,喀滋"嘻嘻嘻,我的身体可以。

没有杀生。

没有··"女店员腿软逃不出去,眼睁睁地看着小吴起身逼近。她昏了。

小编精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