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知道闯大祸了

一爱一人提着一大筐鸡蛋上6楼。

端五节那天,门卫的大一娘一从屋里拎了筐鸡蛋,还一层一层的用豆皮隔着;我和一爱一人刚从北京回来,说是乡下的亲属给送的;我知道了是远房的张大一娘一,气喘嘘嘘的嘟。

这么多可咋吃啊!我看着一个个红皮的;有的上面还粘了鸡粪的蛋,思绪早已跑回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偏僻小。

想起了猪圈上那两个用稻草编织的鸡窝和那里永远都放着的两个引蛋......60,70。

只能靠一妈一一妈一去生产队干活养活我们,

一妈一一妈一每天从地里回来,

我们国家还很贫穷;物质极端贫乏。买啥都得凭票,我家有兄妹5人;由于爸爸长年有病,一年到头挣的公分还不够口粮钱,还欠生产队的,吃肉也是过年乡政一府救济的2斤肉,这还缘于爸爸是退伍军人才有这种。

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鸡窝,

一年的所有花销都得靠一妈一一妈一养的几只母鸡产下的蛋.因此,除了"引蛋"。还有几个没下:她能准确地算出几个鸡下了。放在我家的一个小木箱里。然后把蛋用衣大襟兜起来,一遍一遍地数,如果不是有贵客来。是绝对不能。

总是趁一妈一一妈一不在。

终于有一天。

这些蛋可换回布。水果等,我和二弟最调皮;窥视着那两个鸡窝,村里来了赶集的车。车上装满了苹果;还有一种叫一奶一果的东西。我叫了一声二弟,看别人家的孩子吃我们馋啊!问他想吃吗?他点了点头,我就说鸡蛋可。

就躲在我家的麦草垛里,

尽管知道闯大祸了,

但我再也没有尝到过那种味道:

他心领神会。偷了鸡窝里的蛋,跑回了家。不敢回家吃;我们换了苹果,但那一次是我有生以来吃得最好吃!最香甜的苹果了,现在市面水果种类很多。也很香甜。那天晚上。我和弟弟很晚也不敢回家,我深知一妈一一妈一的暴脾气肯定不会饶了。

一妈一一妈一急哭了,

就在麦草垛里藏着。一妈一一妈一和爸爸一遍遍喊着我俩的小名,夜黑了。"回来吧!"我俩这才头顶着草屑钻。

不打你们了,一妈一一妈一那一次真的没打我们。只是摸一着弟弟的头一遍一地念叨着,如果不是你们偷了这几个蛋;明天就可以换回给你爸爸治病的胃。

相关阅读